FANDOM


小王子.jpg

hisahara翻譯朗讀的如東話小王子。

獻詞 编辑

㨔來翁・維德

我要請些細伢兒原諒我拿箇本書獻把嘵一個大人。我箇𠿷做有三個理由。第一,那個大人是我最好ㄉ朋友。第二,那個大人什呢都懂,哪怕是寫嘵匃細伢兒看ㄉ書。第三,那個大人箇先竳𠿷在法國,在那許熬冷捱餓。要是箇些理由還不夠ㄉ話,我想把箇本書獻把小早晚ㄉ那個大人。所有ㄉ大人一開始都是細伢兒(但是沒得幾個大人還記得)。所以我要把獻詞做個修改:

㨔小時候ㄉ
來翁・維德

第1章[1] 编辑

我6歲ㄉ時候,看到一本描寫原始森林ㄉ書,書名叫《自然界ㄉ真實故事》。書裏頭有幅交關驚彩ㄉ圖畫,畫ㄉ是一條大蟒蛇在下吞一隻動物。那幅畫兒差不多就是下頭箇架子。

書裏頭箇𠿷寫ㄉ:大蟒蛇把它倈ㄉ獵物嚼都不嚼整個兒吞下去。連後就舋都不舋睏6個月來消化它倈喫ㄉ東西。

我就開始想像密林裏頭發生ㄉ事情,然後拿彩色鉛筆畫嘵我ㄉ第一張畫兒。我ㄉ作品第一號,它是箇架子ㄉ。

我把我ㄉ傑作拿嘵㨔些大人相相,問他倈嗰畫兒果是蠻嚇人ㄉ。

哪曉得他倈回答:“嚇人噁?帽子有什呢嚇人ㄉ呔?”

我畫ㄉ不ㄉ帽子,畫ㄉ是一條大蟒蛇在下消化一頭大象。不過既然些大人看不懂,我就又畫嘵一張。我畫ㄉ是大蟒蛇肚子裏頭。箇𠿷些大人一下頭就能看懂𠿷。他倈什呢杲昃都要人解釋。我ㄉ作品第二號是箇架子ㄉ。

箇下子些大人ㄉ反應是勸我把大蟒蛇ㄉ畫兒收起來,不問畫ㄉ是裏頭還是外頭,把心思放𠿷地理啊、歷史啊、數學㗎、語法上頭。箇就是我6歲ㄉ時候就不想從事畫家箇個偉大職業ㄉ原因。我ㄉ作品第一號交第二號都朆成功,讓我交關灰心。𠇴大人什呢都不懂,一歷讓細伢兒跟他倈解釋也是蠻煩人ㄉ。

箇𠴼我只好選𠿷旁ㄉ職業,學會嘵開飛機。全世界我且數塊塊飛到嘵。地理也真ㄉ幫𠿷我不少忙。我一眼就能分得清中國跟Arizona。要是夜裡認不得路嘵,箇種知識還是蠻有用ㄉ。

我箇一生遇到嘵各種各樣ㄉ人,我在大人中間竳𠿷交關長時間,就在他倈身邊觀察他倈,不過都朆改變我對他倈ㄉ看法。

當我遇到一個看上去懂點兒杲昃ㄉ大人ㄉ時候,我就㨔他看我一歷帶嘵在身上ㄉ第一號作品,看看他果是真ㄉ懂杲昃。結果不問哪個都說:“嗰是帽子。”箇𠴼我就不跟他講什呢大蟒蛇吔、原始森林啊、星星𠇴話題,而是講他能懂ㄉ东西,比如橋牌啊、高爾夫啊、政治啊、領帶之類ㄉ。箇𠴼那個人就非常高興認得𠴼我箇𠿷一個有品位ㄉ人。

第2章[2] 编辑

所以我一直是一個人,沒得哪個能跟我講得來。一氣到6年前我ㄉ飛機在Sahara沙漠發生𠿷故障,發動機裏頭一個零件壞嘵。當時我旁邊又沒得機械師又沒得乘客,我只好自家試嘵去修。嗰對我來說是生跟死ㄉ問題,我身上帶ㄉ水最多只夠喫個星期。

第一個晚上我就睏𠿷在沙子上,離有人煙ㄉ落場碼數有千把里遠ㄉ沙漠裏頭。我比在海裡漂流ㄉ遇難船水手還要孤單。第二天早上我捱一個奇怪ㄉ細聲音召醒ㄉ時候,你倈想想我有多驚訝。那個細聲音箇𠿷說ㄉ:

“幫我畫隻羊子果好ㄉ噁?”

“什呢噁?”

“畫隻羊子㨔我。”

我一下頭跳起來,就像捱雷劈中𠿷樣ㄉ。我下勁眨眨眼睛,仔細相相周圍。我看見一個交關奇怪ㄉ細𠆧兒站𠿷那許,交關嚴肅ㄉ相𠿷我。下頭就是他ㄉ肖像畫,是我後來畫ㄉ,當然噢,我ㄉ畫兒比他真人推扳得多。

嗰再怎啊說都不ㄉ我不好。我6歲ㄉ時候是些大人打擊𠴼我將來要做畫家ㄉ決心。後來我再也朆學𠴼畫過什呢東西,除嘵大蟒蛇ㄉ外觀圖同透視圖。

我交關驚訝ㄉ盯𠿷箇個陡空ㄉ出現ㄉ人。你倈覅忘盡𠿷,我是在離有人竳ㄉ落場千把里遠ㄉ沙漠裏頭。箇個細𠆧兒又不像是在沙漠裏頭遊蕩,也沒得半點兒痑𠿷、怕嘵ㄉ神情,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一個在沒得人ㄉ沙漠裏頭迷路ㄉ細伢兒。後來我總算能開口問他:

“你在箇許做什呢噁?”

他ㄉ反應是重複那句話,好像在下說一件交關重要ㄉ事。

“畫隻羊子㨔我。”

當一件神秘ㄉ事情把你鎮住嘵ㄉ時候,你不敢不聽他ㄉ。看上去可能有點兒荒唐,在遠離人煙ㄉ落場,面對死亡ㄉ威脅,我從袋兒肚裡拿出一張紙跟水筆。箇時候我想起來我ㄉ心思都花嘵學習地理、歷史、數學和語法上頭嘵,就跟嗰細納函子丁兒說我畫不來。他回答說:

“沒事。畫只羊子把我。“

問題是我從來都朆畫過羊子,所以我就給他畫嘵我唯一ㄉ那兩張畫兒裏ㄉ第一張,大蟒蛇ㄉ外頭ㄉ那張。哪曉得他說:

“不要箇個。我不要在下喫大象ㄉ蛇。大蟒蛇交關危險,大象我也嫌麻煩。我竳ㄉ落場交關小。我只要一隻羊子。畫只羊子㨔我。”

箇𠴼我就畫嘵一張。

他仔細相𠿷相,說:

“不好。嗰羊子病𠿷在下。重新畫一張。”

我就又畫嘵一張。

我ㄉ朋友寬容ㄉ笑笑:

“你相咃,”他說,“嗰不ㄉ綿羊,是山羊,長角ㄉ。”

箇𠴼我就又畫嘵一張。

箇一張跟前頭一張樣ㄉ捱他拒絕𠴼。

“箇隻羊子太老嘵。我要一隻能活得長點兒ㄉ。”

我已經不耐煩𠿷。因為我忙𠿷拆我ㄉ發動機。所以我就隨便畫嘵一張,告訴他:

“嗰是箱子。你要ㄉ羊子就在箱子裏頭。”

我驚奇ㄉ看見我ㄉ細審判官興奮起來嘵。

“嗰就是我想要ㄉ。嗰羊子果要喫交關草噁?”

“為什呢噁?”

“我竳ㄉ落場交關小……”

“我畫ㄉ羊子也交關小。”我說,“落場再小草也夠嘵。”

他把頭𨈦(son6)下來,湊近𠿷看那張畫兒。

“也不ㄉ那嘵小ㄉ,你䁃呔!它睏著𠴼。”

我就箇𠿷認得𠴼細王子。

第3章[3]编辑

我花嘵交關重範才弄清爽他是從哪許來ㄉ。細王子問𠿷我一大堆問題,一到我問他什呢問題咯,他就像朆聽見樣ㄉ。不在意當中他嘴裡冒出來ㄉ一些話,讓我點兒點兒ㄉ曉得𠴼他ㄉ來歷。比如說,他頭一下子看到我ㄉ飛機ㄉ時候(飛機我就不畫嘵,因為嗰杲昃對我來說複雜𠴼點兒),他問我:

“嗰是甚呢杲昃?”

“嗰不ㄉ什呢杲昃,它好飛ㄉ。嗰是飛機,我的飛機。”

我當時交關自豪ㄉ告訴他我能飛。箇𠴼他驚奇ㄉ說:

“什呢噁?你是從天上落下來ㄉ噁?”

“𠹃,是ㄉ。”我歉虛ㄉ回答。

“啊?好耍子唻。”

嗰時候細王子發出一陣清脆ㄉ笑聲。嗰讓我交關不高興。我不想人家箇𠿷看待我ㄉ不幸。連後,他又說:

“箇𠿷,你也是從天上來ㄉ咾!你是哪個星球上ㄉ噁?”

他ㄉ箇句話,讓我隱約發現𠿷一點兒線索,關於他是從哪許來ㄉ這個秘密。箇𠴼我就陡空ㄉ問他:

“你果是從旁ㄉ星球來ㄉ噁?”

可是他不回答我ㄉ問題。他一頭看我ㄉ飛機,一頭俯就兒點點頭,接下去說:

”就是ㄉ咾。坐嗰杲昃,你咋得會是從哪個半頭來ㄉ……”

說到箇許,他就開始想心思想𠿷交關重範。然後從袋兒肚裡把我畫ㄉ羊子拿出來,相𠿷他ㄉ寶貝入𠴼神。

你倈可以想像箇種關於“旁ㄉ星球”ㄉ說點兒不說點兒ㄉ話讓我多好奇,所以我加明想曉得其中儘可能多ㄉ秘密。

“你是哪許來ㄉ噁,細伢兒。你家家在什呢落場?你要把我ㄉ羊子帶嘵哪許去?”

他沉思嘵刻兒,回答我說:

“局好有你㨔我ㄉ那個箱子,夜裡可以匃羊子做房子用。”

“那是兀ㄉ。要是你聽話ㄉ話,我再畫根繩兒把你。日裡就好把它扣起來,再加根樁兒。”

我ㄉ建議好像讓細王子蠻反感ㄉ。

“扣起來?你嗰想法角加唻。”

“要是不扣起來,它會得塊塊跑,要跑落去嘵ㄉ。”

細伢兒又笑起來嘵:

“你想它跑嘵哪許去呔?”

“不問哪許,儘數朝前跑……”

細王子交關認真ㄉ說:

“嗰沒事。我那許交關小交關小……”

箇𠴼,他又有點兒傷感ㄉ補充𠿷一句:

“儘數朝前跑,也跑不到哪許去……”

第4章[4]编辑

我還曉得𠴼另外一件重要ㄉ事,就是他老家ㄉ那個星球比個房子大不到哪許去。

我也朆覺猜多奇怪,我曉得除嘵地球、木星、火星、金星嗰幾個有名子ㄉ大行星以外,還有成百ㄉ旁ㄉ星球。它倈有ㄉ小嘵沒魂,就算用望遠鏡也不怎啊能看見。要是一個天文學家發現𠿷其中一個星星,他就㨔它一個編號,比如叫它“325小行星”。

我有重要ㄉ根據認為細王子來ㄉ那個星球是小行星B612。箇顆小行星只在1909年捱一個土耳其天文學家用望遠鏡看見過一下子。

當時他在一次國際天文學家代表大會上對他ㄉ發現做嘵重要ㄉ論證。不過由於他穿ㄉ衣裳ㄉ原因,那個時候沒得哪個相信他。那些大人就是箇架子。

局好,土耳其ㄉ一個獨裁者,為嘵小行星B612ㄉ聲譽,逼𠴼他ㄉ人民都要穿歐式服裝,不然就要處死刑。1920年,箇位天文學家穿𠿷一身交關齊整ㄉ衣裳,重新做嘵一次論證。箇下子個個都同意他ㄉ看法。

我講關於小行星B612ㄉ箇些細節㨔你倈聽,還告訴你倈它ㄉ編號,就是由於箇些大人ㄉ緣故。箇些大人就歡喜數字。當你跟些大人講到一個新朋友ㄉ時候,他倈從來不問你實質性ㄉ問題。他倈從來不問:“他說話ㄉ聲音什呢樣子噁?他歡喜什呢遊戲噁?他果收集蝴蝶兒標本㗁?”他倈格𠿷問:“他幾歲𠺁?弟兄幾個噁?多重㗁?他爺尋多少錢㗁?”他倈當𠿷箇架子才算了解朋友。要是你對𠇴大人說:“我看見一間弄玫瑰色磚頭起ㄉ漂亮房子。它ㄉ窗封上頭有天竺葵,房頂兒上頭還有鴿子……”他倈怎啊也想像不出箇種房子有多好。一定要跟他倈說:“我看見𠿷一間值十萬法郎ㄉ房子。”箇𠴼他倈就召起來:“嗰房子齊整哎!”

要是你同他倈說:“細王子存在ㄉ證據就是他交關齊整,他在下笑,他想要一隻細羊子,嗰就證明𠿷他存在。”他倈肯定會得搖搖頭,把你當細伢兒看待。不過要是你對他倈說:“細王子來ㄉ星球就是小行星B612。”箇𠴼他倈就交關信服,不會得問你一大堆問題來跟你搞不清。他倈就是箇架子ㄉ。細伢兒應該對些大人寬容點兒,嫑怪他倈。

當然,對我倈懂得生活ㄉ人來說,我倈才不在乎那些編號唻。我倒是想像講神話樣ㄉ來開始箇個故事。我想箇𠿷說:

“遭話,有個細王子。他竳𠿷在一個跟他人差不多大ㄉ星球上。他想有個朋友……”對懂得生活ㄉ人來說,箇𠿷說聽上去真實點兒。

我不喜歡人家讀我ㄉ書ㄉ時候點兒都不當回事。我在講箇些往事ㄉ時候心裡是交關難過ㄉ。我ㄉ朋友帶嘵他ㄉ羊子已經離開嘵六年𠿷。我之所以在箇許盡力想把它描寫出來,就是為嘵不要忘盡他。忘盡一個朋友,嗰太讓人傷心𠿷。不ㄉ所有人都有過一個朋友。再說,我也可能變成那些大人樣ㄉ,只對數字有興趣。也是為嘵箇個原因,我買嘵一盒顏料跟一些鉛筆。像我箇𠿷個年紀ㄉ,除嘵六歲ㄉ時候畫過大蟒蛇ㄉ裏頭跟外頭之外旁ㄉ什呢也朆試過ㄉ人,箇先重新再來畫畫兒,有多難啊。當然,我一定要把箇些畫兒儘量ㄉ畫嘵像點兒,不過我自家也沒得信心。一張畫嘵還可以,俸外一張就不像𠿷。還有他塊頭大小,我畫嘵有點兒不准。箇許細王子畫嘵大嘵點兒,那許咯又畫嘵嫌小嘵點兒。他衣裳ㄉ顏色我也喫不准。所以我就摸索𠴼箇𠿷試試那嘵改改,畫個大概。有些重要ㄉ細節交關可能捱我畫錯嘵。嗰就要請大家原諒我。因為我ㄉ箇個朋友,從來也不說明解釋。他當𠿷我同他樣ㄉ。交關可惜ㄉ就是我看不到箱子裏頭ㄉ細羊子。怕ㄉ我跟些大人有點兒差不多。我肯定是變老嘵。

第5章[5]编辑

一天一天ㄉ,我點兒點兒ㄉ曉得𠴼關於細王子ㄉ星球、他ㄉ出走跟旅行ㄉ事情。箇些都是不經意ㄉ時候從他ㄉ話裏頭曉得ㄉ。就箇𠿷,第三天我就聽到嘵關於猴麵包樹ㄉ悲劇。

嗰也是因為羊子ㄉ事情。細王子好像交關擔心ㄉ樣子,他陡空ㄉ問我:

“羊子喫小灌木,果是真ㄉ噁?”

“嗯,是真ㄉ。”

“啊,我高興哎。”

我不曉得為什呢羊子喫小灌木箇件事情箇𠿷重要。不過細王子又說:

“箇麽它倈也喫猴麵包樹咾?”

我告訴細王子,猴麵包樹不ㄉ什呢小灌木,它是像教堂那嘵大ㄉ大樹,就算帶一群大象過去,也喫不掉一棵猴麵包樹。

我說到一群大象,嗰好像蠻好笑ㄉ。細王子聽𠿷笑起來嘵。

“箇𠿷你要把大象筒起來放才來俬。”

箇𠴼他又說𠴼一句靈泛話:

“大ㄉ猴麵包樹,一開始也是點兒小ㄉ。”

“對ㄉ。不過你為什呢要教你ㄉ細羊子去喫細猴麵包樹咯?”

他輕飄飄ㄉ回答我說:“這個還要說得唃。”好像嗰是大家都曉得ㄉ常識樣ㄉ。所以我只好拚命ㄉ動腦子去想這個問題。

原來是箇𠿷回事。細王子ㄉ星球跟旁ㄉ所有星球樣ㄉ,有好草跟壞草。所以也就有好草ㄉ草籽兒跟壞草ㄉ草籽兒。可是草籽兒是看不見ㄉ。它倈睏𠿷在地下,一氣到其中一個草籽兒想要醒過來……醒過來ㄉ草籽兒就開始生長。連後就朝太陽靦腆ㄉ長出一棵秀麗可愛ㄉ細嫩苗。要是是細蘿蔔或者是玫瑰ㄉ嫩苗,就由他自由生長。要是是一棵壞苗,一認出來就應該馬上拔去咃。因為在細王子ㄉ星球上,有些非常可怕ㄉ種子……嗰就是猴麵包樹ㄉ種子。在那許ㄉ泥裏頭,箇種種子多嘵成災。一棵猴麵包樹ㄉ樹苗,要是你拔𠴼嫌晏ㄉ話,就再也沒法子根除。它會得盤踞整個兒星球,它ㄉ樹根能把星球戳通𠿷。要是星球交關小,猴麵包樹交關多,它會得把細星球弄奀𠴼。

細王子後來跟我解釋說:“嗰是紀律問題。你早上洗漱完畢以後,一定要認真ㄉ匃星球梳洗。必須規定自家按時去拔猴麵包樹苗。箇種樹苗細ㄉ時候交玫瑰花差不多。到嘵可以把它倈區別開來ㄉ時候,就要把它拔去咃。嗰工作沒得什呢意思,不過蠻簡單ㄉ。”

有天子,他勸我用心畫一張漂亮ㄉ畫兒,讓我老家ㄉ細伢兒對箇件事有一個深刻ㄉ印象。他還跟我說:“要是將來有天子他倈出去旅行,嗰對他倈是蠻有用ㄉ。有早晚,些人可以把自家ㄉ工作放到明朝去做,也沒得什呢問題。但是遇到拔猴麵包樹樹苗箇種事,就會得造成大災難。我遇到過一個星球上頭竳𠿷一個懶㞞,有三根細樹苗他放𠿷朆拔……”

於是根據細王子ㄉ說明,我把箇個星球畫嘵下來。我從來不肯用道學先生ㄉ口氣來說話,可是猴麵包樹ㄉ危險大家都不怎啊瞭解。要是有人在小行星ㄉ世界裏頭迷嘵路,就可能遇到交關大ㄉ危險。所以我箇下子就破嘵自家不喜歡教訓人ㄉ習慣。我說:“些伢兒啊,你倈要當心那𠇴猴麵包樹!”我ㄉ些朋友跟我樣ㄉ,一歷跟箇種危險接觸,卻朆意識到他ㄉ危險。為嘵讓我ㄉ朋友警惕箇種危險,我花嘵交關心血畫嘵箇張畫兒。我提出ㄉ教訓要是不捱忽略ㄉ話,我就滿意嘵。

你倈怕ㄉ要問:“你嗰書裏頭,旁ㄉ畫兒都沒得箇張畫兒壯觀,為什呢咯?”回答交關簡單:“旁ㄉ畫兒我也試嘵想畫嘵好點兒,朆成功。我畫猴麵包樹ㄉ時候,有一種急切ㄉ心情在下督促我。”

第6章[6] 编辑

啊,細王子,就箇𠿷,我逐漸瞭解嘵你憂鬱ㄉ生活。過去老乃長ㄉ日子裏頭,你惟一ㄉ樂趣,就是觀賞夕陽西下ㄉ景色。箇個新ㄉ細節是我在第四天早起曉得ㄉ。你當時跟我說:

“我歡喜看日落,我倈做塊兒去看日落吧。”

“就是要等陣兒……”

“等什呢咯?”

“等太陽落山。”

你先是看上去交關驚奇ㄉ樣子,連後你笑自家呆嘵,你跟我說:

“我還當𠿷是在我老家唻!”

生來是ㄉ,大家都曉得,美國是中上12點鐘ㄉ時候,法國將將是太陽落山。只要在一分鐘之內𨅖到法國,就能看到日落。可惜法國那嘵遠,而在你ㄉ小行星上頭,你只要把你ㄉ椅子捅幾步就好嘵。箇𠿷你就能隨時看見你想看ㄉ夕陽餘輝。

“有天子,我看𠿷43下子日落。”

歇𠴼刻兒,你又說:

“你曉得ㄉ,人覺猜心上交關難過ㄉ時候,就會得歡喜看日落。”

“一天43下子,你那嘵難過咯?”

細王子什呢也朆回答。

第7章[7] 编辑

第五天,還是羊子ㄉ事,細王子ㄉ生活祕密終於捱我曉得𠴼。就像默默ㄉ思考嘵交關重范以後得出𠴼什呢結果樣ㄉ,他突然沒頭沒腦ㄉ問我:

“羊子要是喫小灌木,箇𠿷它也喫花ㄉ吧?”

“它看見什呢喫什呢。”

“它果是連有刺ㄉ花也喫唃?”

“有刺ㄉ也喫。”

“箇𠿷花長刺有什呢用㗁?”

我不懂應該怎啊回答。那陣兒我忙𠿷想把一個掎嘵嫌緊螺絲從發動機上拆下來。我發現機器ㄉ故障好像蠻嚴重ㄉ,喫ㄉ水也朆剩多少。我就擔心可能發生最壞ㄉ情況,心裡急𠴼沒魂。

“箇𠿷刺有什呢用㗁?”

細王子要是提出𠴼問題,從來不會放棄。偏偏嗰時候箇個螺絲讓我交關來火,我就信口回嘵他一句:

“刺啊,什呢用都沒得。花長刺就是為嘵使促狹。”

“噢。”

安頓𠿷陣兒,細王子又帶嘵不服氣ㄉ口氣朝我:“你瞎說。花那嘵柔弱。它倈交關天真。它倈儘可能ㄉ來保護自己。它倈當𠿷長𠿷刺就有嘵厲害ㄉ武器。”

我朆說話。我當時心裡在下想:“要是嗰螺絲再不聽話,我就一鎯頭敲咃。”

細王子ㄉ話又打斷𠿷我ㄉ思路。

“你真ㄉ當𠿷那些花……”

“拉倒吧,拉倒吧。我朆當𠿷什呢東西。我是信𠿷嘴ㄉ說說ㄉ。我有正經事情要做。”

他相𠿷我,愣住嘵。

“正經事?”

他看𠿷我拿嘵鎯頭,手指頭上油抹抹ㄉ,𨈦𠿷腰對嘵一個相上去沒魂醜ㄉ機器。

“你說話就跟那些大人樣ㄉ!”

箇話讓我覺猜有點兒坍銃。然後他有點兒都不留情ㄉ說:

“你什呢都分不清。你把什東西都纏起來嘵!”

他確實是交關生氣,頭搖來搖去ㄉ,金黃ㄉ頭髮隨風飄動。

“我去過一個星球上頭竳𠿷一個紅臉先生。他從來朆聞過一朵花ㄉ香氣,也從來朆看過一顆星星。他什呢人都朆歡喜過。除嘵算賬之外,他什呢都朆做過。他跟你樣ㄉ,一天到晚說:‘我有正經事情要做,我是過嚴肅ㄉ人。’而且自以為是,神氣活現ㄉ。他根本不算過人,只能算是過蘑菇。”

“是個什呢噁?”

“是個蘑菇!”

細王子ㄉ臉氣嘵發白。

“幾百萬年來花都長𠿷刺在下,幾百萬年來羊子都在下喫花。弄清爽為什呢花身上要長沒用ㄉ刺,怎啊不重要呔?羊子跟花之間ㄉ戰爭不重要噁?嗰不比那個大胖子紅臉先生ㄉ賬重要噁?要是我認得人世間惟一ㄉ一朵花,只有我ㄉ星球上有它,旁ㄉ落場都不存在,有天子早起,捱隻細羊子糊裡糊塗ㄉ告執去嘵,嗰不重要啊?”

他ㄉ臉氣嘵發紅。然後又說:

“要是有人愛上𠿷嗰億萬顆星星中獨一無二ㄉ一朵花,他抬頭䁃箇些星星ㄉ時候,就會覺猜萬分ㄉ幸福滿意。他會得跟自家說:‘我ㄉ那朵花就在其中一顆星星上……’可是,不帶ㄉ羊子把花喫下去嘵,箇𠿷對他來說就好像所有ㄉ星星一下子統統熄滅𠴼樣ㄉ。嗰怎啊不重要噢!”

他說不下去嘵,突然泣不成聲。

天色已經暗𠿷,我把手裡ㄉ工具撂下來。鎯頭、螺絲,還有飢渴跟死亡,隨他怎啊去。在一個星球上,一個星星上,在我ㄉ行星上,在地球上,有個細王子需要安慰。我把他抱嘵懷裡,搖搖他,告訴他:“你愛ㄉ那朵花沒得危險,我會得匃你ㄉ羊子畫個罩子,匃你ㄉ花畫個護欄,我……”

我不曉得應該說點兒什呢東西。我覺猜自家笨拙𠴼交關,不曉得咋得才能撫慰打動他,不曉得咋得才能跟他心靈相通。

眼淚ㄉ國度就是箇𠿷神祕。

第8章 编辑

沒多早晚我就曉得𠴼加明多啲关于那朵花啲事情。細王子竳啲落場,以前一例開一種交關普通啲花。箇種花只有一層花瓣兒,而且箇種花點兒都不佔落場,也從來不礙嘵哪個。早起她倈在草叢裏開花,到了晚上就凋謝嘵。不過有一天,不曉得從哪許吹嘵來一粒種子,扎根發𠴼芽。細王子非常仔細啲觀察它,因爲箇株花苗同他之前看到過啲嫩芽都不一樣。他想箇個不愛是新品種啲猴麵包樹啊。

朆有幾天箇株花苗就不繼續長𠿷,它開始準備開花。細王子看見花苗上頭長出來一個交關大交關大啲花苞,他心裏覺猜箇個花苞裏頭肯定會出現一個奇跡。哪曉得那個花儘數躲嘵她綠瑩瑩啲房子裏頭,精心打扮自家。她認真啲幫自己揀好顔色,一瓣兒一瓣兒啲調整角度。她不願自家像罌粟花那嘵,一出來就皺吧啦哈啲。她要自家一來到世上就光彩照人。

嗯,不錯。她就是那嘵嫵媚動人。總而言之,她用了好幾天好幾天做準備。終于有天早上,太陽將將升起來啲時候,她𢳚開嘵面紗。

她已經精心打扮𠿷那嘵多重範,還是一頭打颬呵一頭說:“啊啊,還朆睏得醒哎……啊,不好意思唻……我頭髮還朆梳得好。”

細王子箇個時候已經忍不住讚美她說:“你齊整哎!”

花交關自然啲回答:“當然阿。我是跟太陽一起兒出生啲!”

細王子覺察箇個花不怎吖謙虛,不過她確實是千嬌百媚。

“箇先是喫早飯啲時候吧,”花說,“你果能幫我弄點兒喫啲杲昃來噁?”

細王子有點兒不好意思,連忙去尋𠿷一個噴水壺裝滿𠿷清水,代她澆水。

後來,箇朵花就學會嘵跟細王子拿喬,都是因爲她啲虛榮心。比如説有一天,她交細王子講自己身上長啲四根刺。

“老虎要來就來吧,我才不怕老虎爪子唻!”

“我啲行星上沒得老虎,”細王子反駁她,“再説哠,老虎也不喫草。”

“我才不啲草唻!”花細聲細氣啲說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

“我不怕老虎,就怕風吹。你果有擋風啲東西噁?”

細王子心裏想:“喫不消風吹……箇架子啲植物真啲是不幸。箇個花也太嬌氣嘵。”

“到嘵夜里,請你幫我罩個罩子。你箇許冷哎,竳𠿷不瀉意。我以前竳啲落場啊……”

她說不下去嘵。她來啲時候不過是一粒種子,哪許見識過什呢旁啲世界。她意識到自家說錯了話讓自家有點兒下不了臺,馬上咳𠴼幾下子,想混過去。

“擋風啲杲昃咯?”

“才些兒要去拿啲,你跟我説話。”

箇𠴼花就又下勁咳𠴼幾聲,成心讓細王子心裏不過意。

細王子本來是真心歡喜箇朵花啲,箇先開始懷疑箇朵花。細王子做事太認真,也一例把一些無關緊要啲淡話當真,少不得讓自己不開心。

有天子細王子對我吐露心裏話說:

“我不應該聽她說啲話,人不應該聽花說什呢東西啲。只要相相她倈聞聞她倈就有嘵。我啲花讓我啲星球充滿𠿷芬芳香氣,可是我沒心想享受。老虎爪子啲事情本來應該讓我同情她,反而讓我來火。”

他還對我吐露說:

“我那時候什呢也不懂。我不應該聽她說啲話來判斷她,我應該看她做嘵什呢。她散發出香氣把我包围。我真啲不应该离开她……我应该猜嘵到她幼稚啲把戏后头囥起来啲是她啲柔情。花是那嘵天真!唉,我到底年紀太輕,不懂要怎吖去愛她。”

朗誦 编辑

  1. 视频:小王子第一章(如东话)
  2. 视频:小王子第二章(如东话)
  3. 视频:小王子第三章(如东话)
  4. 视频:小王子第四章(如东话)
  5. 视频:小王子第五章(如东话)
  6. 视频:小王子第六章(如东话)
  7. 视频:小王子第七章(如东话)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随机维基